当前位置: 菜鸟理财 > 资讯 > 宏观经济
星美影院纷纷闭店,“天上人间”的老板又要栽?
作者 : 大猫财经猫哥 2018-12-11 11:30 98270 139

核心提示:最近,北京金源购物中心的星美国际影城关门了,其实星美旗下多家院线都已出问题。星美的老板其实很有来头,他也是“天上人间”的老板。那么星美这步棋到底是怎么走坏的?

01

上周去北京的金源购物中心,发现原来热闹的星美国际影城关门了。

根据金源物业的通告,11月6日租约已到,星美没有按约返还场地,物业无奈只好封锁影院,之前星美影院已经出现多次单方面违约,说白了,就是没钱付房租了。

星美旗下出问题的院线不止一家,猫眼电影APP上显示,星美国际影城在台州、绍兴、嘉兴、金华、宁波等地的多家影院都显示“该影院暂无排片信息”。 

12月6日,在港上市的星美控股发布公告称:截止11月末,星美集团在国内经营约320家影院,其中约140家已短暂停业,而约11家有可能将于不久之后因集团不能支付租金而失去赎回权。

星美的起落着实太快,像星美金源店,有好几年都是全国票房收入最高的影院,人流大、票价高,稳健经营的话也算是一个稳定的小印钞机了,不过这一切,都挡不住“作”(一声!)。

星美的实际控制人覃辉来头很大,靠做通讯行业赚了第一桶金,二十多年前就是资本市场的大玩家,当然让他声名显赫的是因为他是“天上人间”的大老板,再之后则是因为聚焦院线生意为人关注,他常年居住香港,少回内地,近年更将全部精力倾注于“文化实业+资本”的套路里,可惜屡屡受挫。

02

星美影院的困境,就是因为“步子迈得太大,扯着蛋了”。

2013年的时候,星美只有83家影城,到2017年年底,星美在全国一度拥有约365家影城、2290块屏幕。

他们的方式就是拼命扩张,用新建或者并购的方式跑马圈地,在一二线城市基本饱和的情况下,迅速向三四线城市挺进。2017年,他们就计划新增200家影院,虽然影视文化消费潜力看好,但这个计划仍旧让业内感觉“胆子太大”。

2017年,全国十大院线中,星美是唯一亏损的院线。

主要的亏损来自于两个方面:

① 运营成本大涨,主要是房租+人工的支出;

② 财务成本大涨,主要是收购行为,以及新收购影院营业额未达预期需要进行大幅商誉减值。

也就是说,票房收入跟不上收购开支和运营开支了,所以合理的选择只剩下:裁员、关店。

根据公司公告显示:集团尚欠运营管理等费用共计约4.59亿港元(合人民币约4亿元),其中未付员工工资1.08亿港元,未付物业租金2.01亿港元。

而他们的账上,2017年财报显示,银行结余及现金仅为9716.5万港元,较2016年底的6.25亿暴跌近84.5%,这点钱哪够维持300多家影院的运营和几千员工的日常开支,流动性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欠薪的人也不干啊,讨薪的员工还专门设立了一个公众号。

03

其实,星美影院的老板覃辉是最早感受到星美困境的人,他一直希望以这个实体撬动资本游戏,疯狂扩张也是希望做大规模,争取更高的溢价,但2018年流年不利,皆铩羽而归。

覃辉是两家港股上市公司星美控股(0198.HK)和星美文化旅游(2366.HK)的实际控制人。2015年时两家公司市值合计只有20亿港元左右,彼时A股气势如虹,覃辉自然希望回归A股。

他琢磨了很多的标的壳公司,最后相中了宁波“圣莱达”。

这家公司主业是温控器和高端电热水壶,经营不善亏损不断,大股东想卖壳的意愿已久,据说某大资本玩家先看上这个壳资源,可是手里没有实业,于是通过中介找到覃辉,覃辉将其麾下的影视、文娱、院线等资产装入上市公司圣莱达,并负责公司的经营和管理。

而大资本玩家则负责圣莱达资本层面的运营,双方共同“割韭菜”。

双方一拍即合,星美随即入局,以每股30元的价格,耗资18.62亿元受让了圣莱达原实控人 100%股权。

不过可能是因为太急迫了,对公司的真相了解太少,股权转让之后,覃辉才知道圣莱达当时的状况并不乐观,2014年度公司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如果是做一次性的资产减值也好,虽然有损失,但至少不违规,不过当时星美系一心想做重组。

为了重组,管理层想到了财务造假。

老天有眼,没有成功。

2018年4月,证监会宣布了对圣莱达的相关处罚,从中我们知道圣莱达的造假有两点:

① 通过虚构影视版权转让业务虚增2015年度收入和利润1,000万元,虚增净利润750万元;

② 通过虚构财政补助虚增2015年度收入和利润1,000万元,虚增净利润750万元。

实际控制人覃辉被处以60万元罚款、5年市场禁入。

覃辉大呼冤枉,在接受野马财经的采访时,他说“我作为股东,没有必要去干预,也没有参与,确实不存在证监会说的‘点赞同意’和‘授意’”。

他还说,“造假是算不上的,是为了上市公司保住上市地位,为了来年能做重组,为了全体股民。好心办了坏事,但是这个钱是真金白银的给了上市公司,没有掏空上市公司,没有从上市公司拿钱。证监会给他的处分怎么能比那些把上市公司一掏就是几十个亿的人的处分还重?”

因为对结果不满意,所以他当时还夸下海口,“要在60天内起诉证监会!”,但是市场不这么看,有60多名投资者发起了2880万的索赔,而当时的收购价格30元,现在已经跌去了超过70%,覃辉这把操作着实亏了不少。

而证监会的处罚还有一系列的潜在效果,搅黄了覃辉的B计划。

04

为了回归A股,覃辉一直在多手准备。

2017年,实控人为覃辉的成都润运引入25亿元战略投资,“中植系”旗下的中泰创展增资15亿元。

2018年1月,“中植系”旗下的宇顺电子(002289.SZ)发布公告称,拟收购成都润运100%股权,双方初步协商标的资产作价200亿元。

如果该重组方案获批得以实施,那宇顺电子实际控制人将由“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变更为覃辉,星美院线资产将会通过借壳宇顺电子实现回归A股,而中植系也会因此获益匪浅。

可惜这些计划都被圣莱达坑了,监管层逐年收紧重组条件,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明确规定,收购人最近3年有重大违法行为或者涉嫌有重大违法行为的不得收购上市公司。

覃辉撞个正好,于是,宇顺电子只得发布“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

对于在资本市场玩了多年的覃老板来说,这两年真是流年不利啊。

24年前,正值青壮年的覃辉设立了重庆卓京,鼎盛时期,曾控股长丰通信(000892.SZ,曾用名三爱海陵、星美联合,现为欢瑞世纪)、持股湘计算机(000748.SZ,已退市)等A股上市公司,崛起迅速,不过让他名声大噪的是接手“天上人间”,1995年,他从台商手中接过了著名的“天上人间”,因“天上人间”老板的名头过于响亮,反而让他的其他标签不为人关注。

05

关于“天上人间”,充满了很多香艳传说,比如“第一选美场”、“娱乐至尊”,里面的消费据说是以“百元钞票的厚度来计算的”,大家都认为,这里是一个让人有无数遐想的地方,是一个体现自己力量和价值的地方,是一个让人毁灭和升华的地方。各种国色天香汇集,大商巨贾挥金如土的故事绵绵不绝。

对这些,覃辉一直叫屈:“这样说是诽谤我,诽谤天上人间,我来自一个普通的家庭,父亲是普通军人,母亲是老师,受教育很严格,不会跳舞,至今不会玩麻将,讨厌赌博,至今只去过一次澳门,只呆了3个小时……”。

天上人间,在他的描述中,只是一个不到千余米,最高单日营业额不过80万的“名气很大但是又颇为普通的KTV场所,其实天上人间并不怎么挣钱。”

但事实是,2010年警方行动查封了天上人间,2011年12月,营业部副总经理因介绍卖淫罪被朝阳法院一审判刑4年。

每一次风波,覃辉总觉得自己冤枉,有很多的理由去解释自己是被冤枉的,在他自己的描述中,他是一个勤奋的好老板、顾家的好丈夫。

游走江湖20年,实业资金链已断,资本市场抽血无望,怎么走过这个劫,对覃辉是个大考验。

互动:对于星美影院、覃辉和天上人间,你还有什么了解?欢迎留言分享~

(本文已获授权转载,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菜鸟理财立场,原文标题:《星美影院闭店潮,欠薪过亿,“天上人间”的老板又要栽?》。)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大猫财经(caimao_shuangq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