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菜鸟理财 > 学堂 > 财富分享
娶明星登富豪榜如今成老赖!“富二代”败光100亿身家
作者 : 大猫财经 2018-11-20 16:01 55783 197

核心提示:曾为山西首富的李兆会,迎娶白富美,进入胡润百富榜。然而这位富二代没有能够将父亲留下的财富维持太久。

已经从公众视线消失很久的李兆会再次出现在了公众视野中,不过这一次不是富豪榜,而是老赖榜。

2018年11月6日,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一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老赖名单,李兆会名列其中。

已经生效的判决文书显示,山西晋海线螺贸易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十日内偿还原告中信银行太原分行借款5000万元及其利息,李兆会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确认中信银行太原分行对海鑫钢铁集团公司5362万余元的破产债权。

从富豪榜跌落到老赖名单,富二代李兆会并没有守住父亲打下来的江山,但是无论盛还是衰,他都与海鑫钢铁紧紧地绑在了一起。

01

意外接班

企业二代们接班话题,其实非常“拉仇恨”。

不久前率领IG俱乐部夺冠的王思聪,因为不愿意接班,王健林给了他5个亿创立了普思投资“玩玩”,“玩不好就回万达工作”;苏宁的少东家张康阳,最知名的身份是意大利国际米兰俱乐部主席,而新接手的苏宁小店业务,则是通过自己的旗下公司增资,成为第一大股东。

“扶上马,送一程”,这样的模式对于“二代们”来讲,其实算是最常规的发展方式。即便对一代们的主业没兴趣,也能在其他方面风生水起,获得支持。

但显然作为“二代”中的“老大哥”,李兆会被强行拉上马,却没有享受到父亲“送一程”机会。

2003年的春节前夕,一声枪响改变了他的命运,48岁的海鑫集团董事长李海仓被自己的发小枪杀于自己的办公室,22岁的李兆会不得不中断在澳大利亚的学业,回到闻喜县。

正值壮年的李海仓离世,在爷爷拍板、政府支持、各方面“都没有意见”的情况下,海鑫钢铁完成了“企业管理权的移交”和“家族财产的继承”,把李兆会推上了这个仍是前辈们活跃的舞台上。

2003年,对于钢铁钢行业尤其是民营钢铁行业比较重要,而对于“民营钢铁大王”们而言也是一个比较好的发展阶段。

江苏常州,戴国芳喊出了民营的铁本钢铁要在“3年内超过宝钢,5年内追上浦项”的口号;山东日照,杜双华与山东莱钢合资创办了日照钢铁,从奠基到出钢,181天的投产速度在中国钢铁史上绝无仅有;江苏张家港,已经买下德国凤凰钢厂的沈文荣,沙钢向世界级的钢铁企业目标冲击,启动了其650万吨的钢板项目。

李海仓生前曾说,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搞企业,不希望他们像自己一样累。显然这个心愿也没有了达成的机会。

“肄业海归”李兆会在接班时就发下宏愿,“公司是我父亲的,不能让它败在我的手里,企业目前的条件比我父亲创业时好了不止一千倍,我再做不好,就是我无能”。

02

“宫斗”戏码

2003年2月18日,在李海仓去世28天后,李兆会正式入主海鑫钢铁。

家族企业接班有时候和历史上很多少年天子的故事神似,其中必不可少的路径就是,“少主登基,老臣辅政”。李海仓留下来的“辅政大臣”则是自己的创业伙伴辛存海和弟弟李天虎,前者担任海鑫集团常务副董事长、党委书记,而后者担任总经理,可以说在海鑫都是实权人物。

在李兆会接班的初期,海鑫决策层的主决策人被定位为李天虎,而辛存海则是做对外的一些协调工作,辅助李兆会的成长。在接班的9天后,李兆会第一次外出视察,其中就由其五叔李天虎陪同。而此后李天虎也带李兆会拜会了李海仓的合作伙伴和一些机构投资者。

但到了2004年,海鑫集团的管理层频繁变动,“主壮多疑,能臣自保”。

总经理李天虎在分得海鑫旗下的一个水泥厂后黯然离开,而在不久以后,跟随了李海仓17年的辛存海也离开了海鑫,从山西奔赴了广西。而李兆会将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一肩挑,与李兆会关系亲近的六叔李文杰开始担任海鑫集团总裁。

“亲政”后的李兆会确实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数据显示,2003年海鑫总产值超过50亿元,上缴利税超过10亿元,为当地财政贡献3亿元,成为历年来海鑫发展最迅速、最好的一年。2004年,海鑫完成总产值70亿元,实现利税12亿元。

03

“第二战场”

但是,无论是海鑫钢铁内部还是市场上,大家都知道的是,这位少主并不喜欢钢铁这项主营业务,而是志在更“轻”的金融行业,与“海鑫钢铁”相比,他更青睐“海鑫资本”;与坐镇闻喜县相比,他也更喜欢常驻北京、上海这样金融业发达的城市,再不济也是省会太原。

在接班的第二年,李兆会就在资本市场上开辟出了一片新战场。

2004年11月12日,海鑫钢铁旗下的海鑫实业以近6亿元的价格,受让中色股份所持民生银行1 .6亿股,以3.1%的持股比例成为民生银行第十大股东。在民生银行完成股改后,海鑫实业共持有其1.8亿股,一度名列十大流通股股东第二位。

在2007年上半年的牛市高点,海鑫实业抛售了手中民生银行近1亿股,套现超过10亿元。民生银行的投资成为李兆会在资本市场上最成功的投资。

同样是在2004年,李兆会从黑龙江富华集团手中获得华冠科技(现名万向德农)21.5%的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转让价款为5797万元。2006年5月26日,李兆会又将上述股权全部转让,转让价款为6587.50万元,因此获得收益790.5万元。

此后,李兆会还先后投资了光大银行(601818)、兴业证券(601377)、山西证券(002500)等公司的股权,在这些公司上市后就套现走人。而在二级市场上,李兆会还分别投资了中国铝业(601600)、益民商业、兴业银行(601166)、鲁能泰山等上市公司,但是都没能复制投资民生银行的成功经验。

而在民生银行的投资上,除了套现赚钱外,李兆会更大的收获恐怕就是与时任民生银行董事的史玉柱相识。

虽然并没有二者相识的时间点,但是同样作为民生银行的大股东,二人至少在民生银行的问题上面有过交流,但二者很快就有了公开合作。

2013年9月,页岩油开发企业辽宁成大(600739)发布金额高达18亿元的定向增发股票预案,股票的定向发行对象仅有两家:史玉柱控股的巨人投资和李兆会控股的上海海博鑫惠,其中,史玉柱认购8亿元,李兆会认购10亿元。

这也成为李兆会与著名企业家最成功的互动案例。

04

“中国好前夫”

而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还要数李兆会和著名女星车晓的婚姻。

据称两人相识于成龙的饭局,李兆会对车晓一见钟情,并展开了猛烈的追求,这桩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的恋爱最终修成正果。

2010年1月25日,李兆会在闻喜县迎娶了车晓,与一些低“女星嫁入豪门”低调成婚的方式不同的是,这场婚礼可以称得上轰轰烈烈、一时无二。

200多辆豪车的排场、600多桌的酒席做筵,地方上的官员捧场,据称连海鑫钢铁的员工每个人都收到了500元的红包。

当然,彼时这样的场面对于李兆会而言,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在接班的那一年,李兆会便以24亿的身价位列当年胡润百富榜的第19位,2008年就成为了山西首富,而在结婚的2010年,李兆会位列胡润百富榜的85位,但是其身价已经跃升至100亿。

但是,好景不长,这段婚姻仅维持了1年零3个月,2012年4月,李兆会与车晓和平分手,坊间传言,车晓获得的分手费达到3亿人民币。

离婚后,车晓否认了3亿分手费的传闻,而对于其前夫李兆会,每每谈起,都是一片赞誉之声。车晓评价李兆会“就像一个性格温善的孩子”。

而市场分析师在分析了其结婚和离婚的时间点发现,李兆会车晓在结婚时,wind钢铁行业指数还在3500以上,而到了离婚时已经跌至2000以下。而在一些情感论坛里面,这位轰动全国的“前夫哥”在滑至谷底前,放心爱的女人一条生路,堪称“中国好前夫”。

05

帝国崩塌

2012年并非海鑫钢铁的谷底,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仍处于巅峰状态。

2013年,全国工商联主办的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发布,海鑫钢铁以165.5亿的营收占据了184位,成为上榜的山西民企的头名。

但到了2014年,媒体曝光了海鑫钢铁超过30亿的债务逾期未偿还,成为推倒海鑫钢铁多米诺的第一块牌,而更让人担忧的是海鑫的6座高炉已经陆续熄火停产。

资料显示,2002年末,山西海鑫钢铁有限公司资产总额为40.36亿元,其中流动资产15.63亿元,固定资产21.77亿元;负债总额16.06亿元,其中流动负债10.27亿元,长期负债5.7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39.28%。

这是父亲李海仓给他留下来的家底。但是到了清算的时候,海鑫钢铁已经沦为一个空壳。

新华社当时的数据披露显示,海鑫钢铁负债及对外担保数字约为104.59亿元,而整个海鑫集团的账面资产仅100.68亿元,这意味着其负债率超过100%。

而2015年9月份,运城中院对债权人表决情况进行了统计,海鑫的普通债权组有表决权的债权人共981家,所代表的债权总额为197.07亿元。

当时到海鑫钢铁讨债的债权人堵门的盛况,倒是和李兆会的山西老乡贾跃亭的情形有点类似,各路债主纷纷赶至闻喜县,围堵海鑫钢铁总部大楼,希望能抢在海鑫破产前拿到部分欠款。

06

谁动摇了根本?

海鑫帝国崩塌仅在一瞬间,但是导致崩塌的原因却并不是一朝一夕。

事实上,隐忧早在2008年就已经显现,最明显的信号就是海鑫钢铁的高炉熄火了。对于钢铁企业而言,高炉熄火停产这件事是很致命的。当然,这跟大环境有关,受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从2008年6月到11月,不到半年时间,钢铁指数跌了72%。

但是得益于当年的经济基本面尚可,最终海鑫还是凭着自身的实力熬过了,但是,元气大伤。而还在资本市场上驰骋的李兆会对此并不在意,已经习惯于从主业抽血来浇灌自己的资本成果,却并没有反哺的意思,而实际上从2008年开始,海鑫钢铁就已经开始亏损了。

在李海仓时代开始,地方政府就给这家重磅的民企开了不少绿灯,就是因为海鑫太重要了,闻喜县财政收入的70%都靠海鑫,而闻喜县县委书记曾直言:“你们每天的3个馒头,有2个是李海仓给的”。

但是到了李兆会时代,对海鑫一向重视的地方政府也有点无能为力,因为根本见不到李兆会。

2011年底,运城市委召开了一次会议,市委书记在会议上就“点”了李兆会:很多次,省领导都想去海鑫看看,但是你不在,就不去了。李兆会当即表示2012年自己将在海鑫待满200天。

但,他还是食言了。父辈苦心经营起来的良好关系,毁于一旦。

主业不行,负债累累,银行坐不住了。

在工商银行(601398)30亿的债务逾期后,各家银行开始正视对海鑫的借贷。闻喜县银监办称,除了工商银行,海鑫还欠民生银行、光大银行等近30家银行的债务。

彼时,国家已经对钢铁、水泥、电解铝等行业的严控措施仍在继续,钢铁开始显现出“夕阳产业”的特质,而这时民营企业的劣势也就显现出来了,在相关国企都面对破产倒闭的情形下,优先扶持国企是共识,对于民企的收缩就是常规操作了。

在海鑫债务危机爆发后,只有“老朋友”史玉柱还发微博力挺李兆会,呼吁“社会要包容80后年轻实业家”,甚至直指“银行抽贷40亿,导致流动性出问题”。

史玉柱的喊话已经起不了任何效果了。

2014年11月,运城市中院正式受理海鑫钢铁重整申请。之后知名钢企建龙集团以其子公司吉林建龙为主体,收购海鑫集团的全部股份,然后将海鑫集团、海鑫钢铁等五家公司合并为一,并更名为山西建龙钢铁有限公司,2016年4月正式恢复生产。

但是,与此相关的债务问题,并没有全部解决,李兆会在众多的判决文书中,仍与他的海鑫钢铁紧紧地拴在一起。

2017年12月5日,上海市高院网公布了一则限制出境的执行信息,被执行人正是李兆会。文书显示,李兆会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已依法限制其出境。

现在,李兆会和贾跃亭一样,成为了老赖,但是债权人相对幸运一点,因为被限制出境的李兆会去不了美国。

互动:你如何看待李兆会的成败?是太年轻了吗?

(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菜鸟理财立场。)

文章来源/大猫财经